? 刘邦暴露行踪遣使赴秦瞒着张良? - 教育方针
教育方针IOS

您现在的位置:教育方针 > 教育平台 > 正文

刘邦暴露行踪遣使赴秦瞒着张良?
时间:2019-06-12 09:1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123次

  观察各图,①②⑤图形都包含方形,③④⑥图形都包含三角形。

  ”“我确信华为会与这种荒谬的事情抗争到底。华为不死,信念不灭。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老话老理儿从来就没骗过人。自从2018年10月,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不再连任党主席,只保留德国总理一职后,针对她2021年“退休”后去向的揣测就从未消失过。

刘邦暴露行踪遣使赴秦瞒着张良?

  瞒着文臣武将派出宁昌出使咸阳后,立刻撂下久攻不下的宛城,率军紧跟在宁昌身后进入险峻的秦岭,向咸阳开进。

他的这一有悖常理,看上去万分愚蠢的举动,立刻招致一干不明就里的文臣武将的反对。 谋臣就劝谏道:  向西沿途秦军人多势众,又都据险而守。

今日不攻克宛城留下后患,来日前遇强敌阻击,后又有宛城军背击,我军危矣(秦兵尚众,距险。 今不下宛,宛从后击,强秦在前,此危道也)。   看出危险的应该不止张良一人,像什么老革命,久经沙场的曹无伤、等,都应该能一目了然。 他们是不是也加入了劝止不得而知。

张良劝了,至少说明宁昌使秦是瞒着张良的,他才会如此紧张,出此谏言。 张良是刘邦革命三阶段在第一阶段求生初期就追随刘邦的老革命,六国余孽。

他的爷爷、父亲把持了韩国五世的相国,可谓权倾朝野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在韩国是一等一的豪门权贵。

张良也足智多谋,多次在关键时刻给刘邦献策。 但是刘邦对张良始终留着一手,并不十分信任他,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不让他知道、参与,这在后面我们会逐渐讲到。 临死前安排相国的接班人,也宁愿用武将曹参,杠头王陵,也不肯用张良,也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

  不过此时刘邦闻听张良的谏言,静心一想,秦兵尚众,距险不怕。 宛从后击,强秦在前也不怕,怕就怕万一,万一宁昌路遇匪盗死了,万一碰见哪个二杆子秦将,二话不说把他杀了,万一秦二世跟他祖先秦昭王一样疯了傻了就是不理你。

纵是这一切皆未发生,保不齐山道崎岖,一脚马失前蹄跌进悬崖摔死了,自己不能孤注一掷。   反过来想,就算没有意外,宁昌前往咸阳需要时间,到了咸阳设法见到二世皇帝也需要时间。

待双方谈妥,圣旨下到武关、峣关更需要时间。 趁此时间,不如先下宛城,经营南阳郡,等待宁昌的回信再行动不迟。

  应该是出于这样的考虑,刘邦佯装如梦方醒,采纳了张良的建议,下令大军掉头,连夜东返。 刘邦命先头部队都换上秦军的服装,打起秦军的旗号,扮成闻讯前来救援的秦军,希望能骗开城门,一举克城。 刘邦的先头部队于黎明时分抵达宛城,岂料南阳郡守不上当,仍然是紧闭城门,不放来人进城。

刘邦无奈,只好下令包围宛城日夜猛攻(于是沛公乃夜引兵从他道还,更旗帜,黎明,围宛城三帀)。   秦二世三年七月,刘邦包围宛城一段时间后,借着军事压力,可能还有被杀,王离投降的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终于说下秦南阳郡守齮归降,克下宛城。 刘邦封南阳郡守齮为侯(乃以宛守为殷侯),仍叫他镇守南阳郡(因使止守),自己率军向西,一路扫荡南阳郡未下的城池,一直抵达南阳郡最西面的城邑丹水,基本没有遇到激烈的抵抗(引兵西,无不下者。

至丹水)。 这时斥兵回报,宛城南面的胡阳城不降。 为了根除后顾之忧,也为了向西进入茫茫大山之后有一块稳固的根据地,刘邦又率军调头向东南四百余里,奔袭胡阳(还攻胡阳)。 攻克胡阳后,又向西向北,扫荡析城、郦城(降析、郦)。

  这个时候,一直不肯跟随刘邦的王陵,也率军占领了南阳郡与南郡交界处的西陵(襄侯王陵降西陵),至此,刘邦完全占领了南阳郡。

  掐指一算,宁昌使秦再怎么耽搁也应该到了,再怎么周折也应该有个结果了,成与不成,也应该有回信到了。

可是宁昌一去却如石沉大海,音信全无(使者未来)。

这种时候,这样的使命,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。 没准是刘邦一厢情愿了,宁昌早已被秦二世和赵高砍了脑袋咸阳示众了。   在这样的时候,面临这样的处境,又已经有了一块稳固的地盘,这是刘邦自起兵以来第一次完全占领了一个郡,没有造反军四面觊觎,也没有秦军随时可能前来攻伐,换了其他造反者,应该别无选择在南阳郡就地称王。 就地称王安全实惠。 巨鹿城下已经相持九个月了,王离率领的长城精锐已经瓦解,章邯也已没了初出咸阳时的杀劲干劲,巨鹿城下几个月,章邯再无克敌杀王的战绩传来。

的一统江山已经不复存在了,倒退分裂成六国,亦或再倒退至十二诸侯,实属必然。

甚至干脆退回周武王大封诸侯时的五十诸侯一百二十藩国,谁能说不可能如果这样,就应该先下手为强,占领南阳郡称王,努力经营,合纵连横,不断扩张,弱肉强食,发展壮大,这才是常人常理的上策。

相反,如果一意孤行,贸然离开根据地率军西进,前面是茫茫大山前途未卜,之前与秦战,胜负不定,并无绝对取胜的把握。

又都是小仗胜大仗败,小城胜大城败,偷巧胜攻坚败。

前面是险峻的大山,坚城武关,巨城咸阳,如果以之前的战绩计算,应该是必败无疑。

更别说万一被阻击,遭埋伏,就此全军覆没,岂不冤哉。 退一步讲,即使没有全军覆没,这段时间叫其他的造反军侵入南阳,就现在的南阳郡守,既然能够投降你刘邦,也一定会投降其他造反军。 即使没有其他造反军侵入,待你兵败退回来,南阳郡守翻脸给你致命一击,一洗前番败降之辱,你朝谁喊冤去故交雍齿都能背叛,何况这无亲无故的秦南阳郡守。

权衡利弊,刘邦应该留下,即使不立刻称王,也应该经营南阳,以观天下之变。   刘邦会这么做。